免费看很污的视频的应用

免费看很污的视频的应用做为一只悲催的狐狸,雪桑表示自己很可怜,它明明就是冰魄小可爱的亲粑粑啊!为嘛不让它当?呜呜…

可是,在沧陌染的*之下,雪桑却不得不妥协,不然,它的小命就保不住了啊!

这人类男子,下手可真够狠的!

雪桑真是觉得全身上下都疼的厉害!

想找冰娆诉诉苦吧,雪桑还不太敢,所以,只能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眸中满是委屈。

冰娆也回望着雪桑,对于雪桑的遭遇,她深表同情。

但她是个胳膊肘儿往里拐的人,所以,她爱莫能助啊!

倒是冰魄,看着自己的便宜粑粑倒霉之后,小小的身子扑了上去,眼眸含泪的轻声叫着:“粑粑,你受苦了!”

“儿…我、我没事!”雪桑刚想叫儿子,可突然想到了沧陌染的话,愣是把这两个字咽回了肚子,并委屈的看着冰魄,你人类粑粑好凶好凶,呜呜…儿子呀,你咋找了个这样的粑粑啊!害得它有娃儿居然不能认!

“没事就好,粑粑,没关系,以后你就会习惯了!”冰魄安慰着。

雪桑听了却有些风中凌乱,并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家儿子,以后就习惯了?习惯什么啊?

“唉!”冰魄看着狐狸粑粑叹气,傻粑粑啊!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酷似冰冰的美女

之后,冰魄转身跳进沧陌染怀里,开心的叫着:“粑粑,您实在是太厉害了!”

“必须啊!小家伙记着,你只有我这一个粑粑,其他不相关的人或狐,都不能叫粑粑!”沧陌染慎重提醒着,谁让这小家伙记不住呢!

“……”冰魄闻言有些傻眼,那亲粑粑怎么办?

“麻麻?”转头看向冰娆,冰魄毛绒绒的可爱小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觉得她是不是应该把雪桑的身份告诉给大家啊?

不然,这家伙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冰娆是很同情它滴!

打定主意之后,冰娆带着众人去了森林雪狐一族的议事殿。

森林雪狐的驻地,和雪山一族雪狐的驻地格局十分相似,冰娆找到议事殿一点没费事。

到了那里之后,冰娆便将雪桑说过的话转述给了沧陌染等人。

听完,众人全部瞪大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雪桑真是魄儿和染儿的粑粑?”冰溪确认问道。

“应该错不了,星儿也说狐中确实有这一秘术,另外,冰魄也认定了此事!”冰娆点头道。

“那…”冰溪只说了一个字,就转头看向淡定自若的坐在椅子上的沧陌染,这货不让冰魄叫雪桑粑粑…

“那也不行!魄儿和染儿的粑粑、麻麻只能是我和媳妇!”沧陌染固执道。凡是称呼配套的,都只能他和媳妇使用,其他人或狐一律不可以!

“呃!那只大狐狸怎么办?它也蛮可怜的!”冰溪有些同情道。

“可怜也不能让它当粑粑!”对此,沧陌染很坚持,谁让粑粑、麻麻一听就是配套的啊!若是被那只大狐狸抢了粑粑,那他得多郁闷啊!另外,他也不同意魄儿、染儿有两个粑粑!

“要不让魄儿和染儿认雪桑当个义父吧!”想了想,钟伯出主意道。

“这个可以有!”沧陌染爽快同意,反正在他看来,只要不管雪桑叫粑粑,叫啥他都能接受。

就这样,可怜的雪桑由亲粑粑成了义父!而这样的称呼,它根本拒绝不了,不然等待着它的,将会是沧陌染的拳头!

雪桑的妥协,也让沧陌染十分满意,甚至沧陌染还主动拍了拍雪桑的大脑袋,赞赏道:“识相的人,才能活得更久啊!所以,你很不错!”

“……”雪桑抑郁低头,暗自腹腓着,它才不是识相,只是迫于眼前人类的淫威啊!呜呜…

“义、义父?”亲粑粑由粑粑变成了义父,冰魄有些适应不过来,但它还是试探性的叫了声,以期能早日习惯。

“乖儿子!”雪桑含泪回应着,心里不停的狂吼,它是亲粑粑!是亲的啊!

可现在,却被一名人类剥夺了当粑粑的权利,成了亲生儿子的义父!这样的事实,换谁能不郁闷呢?

一连数日,雪桑都闷闷不乐的。

冰娆见了,也只能无奈表示,慢慢适应吧!

随后不久,冰娆便带着众人及兽兽们回了沧云皇都。

森林雪狐一族被带回来后,雪炎大长老直接吩咐侍卫们把它们囚进了冷宫之中,那里距离他们所住的正殿相当遥远,保证它们没太多机会见到主人!

嘿嘿!雪炎大长老为了自己的机智都要鼓掌了!

可森林雪狐们见不到冰娆,并不等于冰娆不会召见它们啊!

这不,雪炎大长老一个没注意,冰娆就召了森林雪狐一族的大长老过来了。

当看到森林雪狐一族大长老时,雪炎大长老当即暴怒不已,这老货怎么过来了?

要知道,职位同是大长老,但雪炎肯定瞧不上森林雪狐中的这位,这位瞧着就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凭啥跟它平起平坐啊!

雪炎表示不服!

所以,在森林雪狐一族大长老进入御书房后,雪炎也跟着跑了进去。

没想到雪炎会跟来的冰娆,正想问它怎么也来了,就见雪炎扑通一声卧倒在自己脚边,然后跟只宠物似的抱紧自己的小腿肚,还一脸享受的模样。

霎时,冰娆额上黑线疯涨,这货是和雪森学的吗?

“你干什么?”冰娆冷声问道,脸色有些难看。

这只老狐狸真是越来越没有节操了,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也不收敛点,要知道,你可是雪狐一族大长老啊!这样的形象若是被雪狐们看到,你还怎么管理众雪狐?

但雪炎大长老显然不在意,因为它就是来争宠的啊!

这招也正是雪森交给自己的,雪森说了,主人最吃这一套了!

事实上,冰娆哪里是吃这一套,她是真真正正无奈好不,这些兽,说都不说一声上来就用这招,她有机会拒绝吗?

想试着抽回自己的腿,可雪炎居然抱得死紧,冰娆只能放弃,并用眼神提醒书房里还有其它雪狐在呢,你好歹收敛点啊!

雪炎大长老接收到主人的眼神,极其傲慢的瞥了眼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见那只老狐狸仍一副神游状态,遂不屑的撇嘴表示,这老货成天傻傻的模样,都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啊!

就这样的一只狐,还想和自己争宠嘛?门都没有呐!

想着,雪炎大长老美滋滋的继续抱着自家主人的小腿肚,心里真是得意不已。

冰娆见状,也懒得管这不正常的家伙了。

紧接着,冰娆正想询问憔悴的森林雪狐大长老一些事,就见书房门再次被推开,然后雪森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看到雪森,冰娆彻底黑线,这唯恐天下不乱的货怎么也来了?

“主人,我的大腿!”雪森欣喜的叫着,然后扑通一声也跟着扑倒在冰娆脚边,抱住了冰娆小腿。

又被两只狐狸一左一右的抱着,冰娆开始头疼了,她身边的兽,咋都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这一幕,也终于成功吸引了森林雪狐一族大长老的注意力。

见森林雪狐大长老诧异的看着自己,冰娆遂开门见山问道:“听说大长老是雪晴的父亲?”

“主人,我才是雪狐大长老!”听到主人的话,雪炎抗议道。

“闭嘴!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冰娆恶狠狠威胁着,吓得雪炎当即闭上了嘴巴,并委屈的看着冰娆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想法,雪狐一族,只能有一位大长老啊!这也是独一无二的权利!

冰娆见雪炎大长老老实了,也不理会它,继续看着森林雪狐大长老,等着它的回答。

“嗯,不过,我女儿已经失踪多年了。”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伤感道。

看到这只老狐狸的模样,冰娆真不太忍心告诉它,其实你女儿已经过世了,可不说还不行!

想了想,冰娆直接把冰魄叫了进来。

冰魄知道麻麻叫它是为了什么,所以,它一进来就跑到森林雪狐大长老面前,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森林雪狐大长老略显激动的看着冰魄,这、这小家伙是谁?为啥和晴儿长得这么像?除了眼睛颜色不一样,它都快要以为这小东西就是晴儿了!

小时候,晴儿也经常这样一脸孺慕的看着它啊!

“你、你…”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激动到说不出话来,血脉天性让它知道,这小家伙肯定和自己有关系,只是它不确定是什么关系!

“你是我外公吗?”冰魄盯着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许久,才小心翼翼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犹豫着,叫它外公,是晴儿的孩子吗?

“麻麻说你是!”冰魄如实道。

“晴儿说的?”听到冰魄的话,森林雪狐大长老愈发激动,并一把抱起小小的冰魄,着急问道:“你麻麻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它!”

“麻麻?”冰魄转头看着冰娆,有些不知所措了。

“人类?”顺着冰魄眸光的方向,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也转头看着冰娆。

不过,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却觉得自己是这人类的俘虏,它想去哪里确实需要眼前人类的同意啊!

“魄儿的亲生麻麻已经过世了!”冰娆见说到这了,只能说出实情。

“不、不!这不可能!我不相信!我的晴儿那样出色,它怎么会过世呢?”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些年来,它也经常出族去寻找女儿,可全都一无所获…

面对这样的事实,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宁可相信女儿只是失踪了,而不是死亡!

但现在这人类却告诉它,女儿不在了,这让它如何能接受啊?

要知道,晴儿可是它唯一的女儿啊!它寄予了厚望的女儿啊!

“人类,你骗我的,是不是?不对,你说的是这小家伙的麻麻过世了,这小家伙的麻麻未必是我女儿啊!”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有些自欺欺人的自言自语道。

“老狐狸,这小家伙的麻麻就是雪晴,它是你外孙!”看不惯森林雪狐大长老的逃避,雪炎大长老干脆直接挑明。

“不!我的晴儿不会死的!”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还是无法接受女儿死亡的消自己,所以,它也没办法接受冰魄是它外孙的事实。因为那样一来,它的女儿只怕就真的不在这世上了!

想着,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便捂住脑袋,撒腿跑出了书房。

“主人,我去追它!”雪炎大长老见状,连忙道。

“不用了,让它静静吧!”冰娆无奈道,那只老狐狸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是狐之常情,毕竟盼了这么多年,谁也不会愿意听到这样令人痛苦的消息。

“主人呐!它都静好几天了!”雪炎大长老忍不住提醒着,从他们自魔鬼森林回来,主人就有意冷落了那些森林雪狐,目的就是为了让它们心情平复下来,可现在看来,效果甚微啊!

“那就再让它静静!雪炎,那老狐狸就交给你搞定了!”冰娆坏笑着,直接道。

“主人,这个任务偶可以拒绝吗?”雪炎才不想揽下这差事,它也没心情去给别的狐狸做心理咨询,特别还是银眼睛的狐狸!

“雪炎爷爷,你不能帮帮外公吗?它也蛮可怜的!”听了雪炎的话,冰魄可怜兮兮道。

“我…好吧!”雪炎大长老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谁让它没办法拒绝可爱的小冰魄呢!呜呜…可爱的小东西简直就是大杀器啊!真心令狐无法抗距!

随后,雪炎也离开了书房。

在雪炎离开后,冰魄一改之前的忧郁,扑到冰娆怀里撒娇般的打着滚,嘴里还笑着道:“麻麻,有雪炎爷爷出面,一定可以搞定外公滴!”

“嗯。”冰娆也觉那老狐狸应该有办法,不然,岂不平白坠了雪狐大长老的名头。

将事情交给雪炎,冰娆便直接当起了甩手掌柜。

接下去的几天,雪炎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了森林雪狐大长老身边,对方去哪它就去哪,对方坐着望天时,它就在边上舒服一躺,总之,绝不会打扰到对方想静静!

可身边总是跟着这样一条尾巴,开始的时候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还可以选择无视对方存在,但时间长了,它也有些受不了了!

“该死的!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啊?”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有些抓狂的低吼着。

“哟!忧郁的老狐狸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啊!”雪炎大长老笑嘻嘻的道。

“……”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默了,忧郁的老狐狸?对方指的是它吗?

丫的!它哪有忧郁!

它只是在思念女儿好不好?

“来,咱们谈谈心啊!”见对方不说话,雪炎大长老继续逗弄调戏。

“我才不要和你谈心!”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怒声道,眼前的狐狸实在是太讨厌了,咋就这么烦狐呢?

能不能让眼前的狐狸消失啊?

“你能消失吗?”想着,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真的问了出来。

雪炎沉默了下,并抬头望天,然后才一脸幽怨道:“对不起,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咱们还是来谈心吧!心里有啥不痛快的,都跟哥哥说说,哥哥开解开解你啊!”

“谁稀罕你来开解!”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火大道,它只想眼前的老狐狸消失在自己面前啊!

“难道说,你是想让雪魅来开解你?等着,我去找它!”雪炎大长老说完,直接转身走掉了。

目送着雪炎大长老的背影,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有些莫名其妙,它那样说过吗?

不大一会儿,雪炎便带着身段妖娆的雪魅过来了。

当然,被带过来的魅脸上是极其不情愿,要知道,当时它正在跟自家主人诉衷肠呢!可是却被突然出现的雪炎大长老给破坏了,它心里能没怨言嘛?

不过,无论是人还是兽,总归是得有那么一两个克星滴!而在雪狐一族中,雪魅可以不怕任何狐,但却唯独对雪炎大长老感觉到了一丝难得的敬畏!

这只老狐狸啊!别看平时一副笑面虎的模样,但实际上雪魅可是很清楚,遇到原则问题时,这老狐狸比谁都难搞定!

正是如此,雪炎大长老说有事要它去做的时候,它才会恋恋不舍的抛下主人,屁颠屁颠的跟来了。

等到了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面前,雪炎大长老直接指着对方对雪魅道:“魅丫头,你和这只老狐狸好好谈谈心吧!”

“什么?叫我来只是陪这只老狐狸谈心?”雪魅一听火了,它很忙的好不?有那时间不如陪主人小鲜肉呢!陪这老狐狸干嘛啊!

“怎么,你不愿意?”雪炎大长老眼一眯,略带不悦道。

“愿意,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怕惹恼了雪炎大长老,雪魅连忙讨好的道,然后还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勾起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的下巴,戏虐道:“瞧瞧,咋把自己弄得这么憔悴呢?我看着都心疼死了!哎呀,我先帮你打理下仪容,洗个白白吧!”

说完,雪魅便直接拉着完全石化的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离开了。

看到拉着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仓惶逃窜的雪魅,雪炎大长老有些黑线了,它找雪魅来是跟那老狐狸谈心的,咋直接就给拉跑了?而且,连只老掉牙的狐狸你也不放过吗?还要帮人家洗白白?

一上来就调戏人家,这样真的好吗?

更主要的是,那老狐狸是它家主人儿子的外公啊!若雪魅真把人家怎么样了,那后果简直不敢想像啊!

不放心的雪炎大长老,直接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雪魅已经把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带到了皇宫中的一处温泉池中。

虽然说,雪狐一族喜爱寒冷,但这纯天然的温泉它们还是很满意滴!特别是洗澡的时候泡上一会儿,那个舒服啊!

已然泡上隐的雪魅,一到了温泉池就先将仍处于呆怔中的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推了下去,毫无心理准备的它,不出意外的呛了一大口水,雪魅见状,也跳进水中并体贴的给它锤背。

猛咳了几嗓子,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也总算回神。

看到自己身边的母狐狸,它不由自主的想要往后躲,这只母狐狸一看就不是善茬啊!

可以说,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完全被雪魅给吓到了,而看到这位大长老如同小可怜般躲着自己的动作,唯恐天下不乱的雪魅不禁来了兴致,大步上前,雪魅直接将眼前害怕的老狐狸堵在了角落中…

“你、你要干什么?”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惊恐的抱紧两只前爪,一副遇到坏人的良家妇狐模样!

雪魅猥琐的笑着,一步步逼近。

直到两只狐狸之间的距离小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时,雪魅才满意的看了眼面前已经吓得浑身直颤的老狐狸,并安抚着:“小心肝,别怕啊!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

雪魅将浪荡公子扮演的十分完美,而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听到这话,已经小脸煞白,它、它的清白即将不保了吗?

下一秒,雪魅的爪子已经摸上了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的身体。顿时,某只老狐狸又如同风中落叶般哆嗦起来。

对此,雪魅毫不理会,只一心帮着这只老狐狸洗白白,当然,也没少吃豆腐就是了!

可以说,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从上到下都被雪魅这只母狐狸给摸遍了,面对这样的事实,它真恨不得撞墙算了!

呜呜…它保持了多年的清白啊!就这样没了吗?

森林雪狐一脉的大长老,幽怨无比的看着双爪仍在它身上不停搓洗的雪魅,差点吐了一口老血出来!

“魅丫头!爪下留情啊!”急忙赶来的雪炎大长老,一来就看到了雪魅的动作,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我去!

魅丫头这是又想给族长带绿帽子了吗?还有,那老狐狸和主人的关系可不一般,若是被魅丫头给那啥了,它如何跟主人交待啊?

呜呜…雪炎大长老也有了想死的心,早知如此,它就不找雪魅来吓唬这老家伙了,现在怎么办?骑虎难下了啊!

想着,雪炎大长老也扑通一声跳进池里,想去保护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不受到雪魅的侵犯,但没等到近前,它就听到雪魅大吼了一嗓子道:“我在给这老狐狸洗白白,雪炎叔叔不要捣乱!”

“呃!”雪炎大长老愣了愣,洗白白?只是洗个白白,用得着把那老家伙吓成这样?

抹了把额上冷汗,雪炎大长老停在了原地,可它的小眼神却一直环绕在雪魅的爪子上,每当雪魅的爪子换地方它都紧张的把心提到嗓子眼了。

当雪魅的爪子往对方腰下移动时,雪炎大长老也大吼了一嗓子:“那里不可以碰!”

森林雪狐一族大长老也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并猛点头,嗯嗯,那里不能碰啊!

呜呜…救命!这只母雪狐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不可以碰?那怎么洗白白?”雪魅眯了眯眼睛,有些不悦道。

“绕过那里!”雪炎大长老果断道。

“嗯嗯。”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也连忙点头,并感激的看了眼雪炎大长老,老伙计,谢谢你挽救了俺的清白啊!

“事真多!”雪魅有些不乐意了,这两只老狐狸分明就是在怀疑它的眼光嘛!它在怎么样,都不可能看上这只憔悴到不行的老狐狸吧?

它的眼光才没那么差呢!

嫌弃的看了眼爪下的老狐狸,雪魅听话的换了地方!

切,谁稀罕摸咋的?

随后,雪魅的动作也有些粗鲁起来,并直接拎起森林雪狐大长老的一条腿,给它洗起大腿!

“疼、疼!”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疼的脸色都变了,呜呜…它的毛被这只粗鲁的母狐狸搓掉了好多!

“忍着!老娘肯给你洗白白,你就偷着乐去吧!别挑三捡四的!”雪魅没好气道。

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泪奔了,又不是它要求这只母狐狸给洗白白的好不?

边上的雪炎只能同情的看着森林雪狐一族大长老,顺便盯紧它的清白,除此外也别无他法,唉!疼就忍着点吧!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啊!

与此同时,温泉池中一幕也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

但传来传去,却变成了雪狐族长头上又绿了!

原因很简单,传言说雪魅在和一只老狐狸洗鸳鸯浴,同时还有雪炎大长老在给它们站岗放哨…

当这样的消息传进雪狐族长耳中时,妒火中烧的雪狐族长当即怒了,并不管不顾的直奔温泉池。

狂奔到那里一看,现场情景果然如同传言中的一模一样,自家女人在跟一只有些眼熟的老狐狸洗鸳鸯浴,边上还有雪炎大长老在给它们放哨!

霎时,雪狐族长怒了,并扯着嗓子对温泉池中的森林雪狐一脉大长老吼道:“糟老头,我要和你决斗!”

------题外话------

亲们,为了配合无线,文名已经改为《盛爱之至尊狂后》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