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app直播污

(PS:今天作者去看了一部电影……不要问作者为什么作业都写不完了,码字都没时间了,居然还能够那么不怕死的悠哉悠哉看电影去了。

作者真正想说的,《从你的世界路过》,如果忽略掉客官的因果因素、逻辑关系,不去理智的分析想槽点而是静下心来认真的投入去看的话,这的确不失为是一部不错的片子。或者说是原作者写的很触动人心?

反正在这个故事中,感觉有不少触动人心的话,作者个人还是觉得这部片子值得一看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影院看一看,不管感觉怎么样,如果不喜欢的话也不准在背后说作者的坏话就是了!

然后就是,国庆假期,亲们真的不打算犒劳一下作者吗?作者觉得自己还是值得表扬的~)

在任务目标死亡之后,夜风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在催发了匕首凝结了一面冰墙之后就转身遁逃,用上了自己的所有手段,包括早在自己进行第一次任务时就回来的白虎!

与白虎的力量实现暂时的融合,夜风几乎是发挥了能够与白虎融合的极限,将白虎的风之力短暂的全部聚拢到了自己的身上,浑身呈现赤红之色,力量不受控制的欲要蓬勃而出!

“哗啦——”一声,一对足足增长了一半有余,尺许的青色风之翼在夜风身后展开的同一瞬间便是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贴着地面飞速的扫过,不过一眨眼便是不见了身形。

白衣男子微愣,然后嘴角带起了玩味的笑容。

“果真有趣,看来这一趟没有来错了。”

自言自语般的说完,也看不见白衣男子有什么动作,他的身影便是突兀的消失不见,让幸存的剩余护送镖师都是不由得傻愣在了原地,随即面面相觑。

再说已经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足以堪比神境之人的速度的夜风。此时他虽然已经飞出了数百丈,但是紧紧锁定在他身上的那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感并没有因此消散,反而是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始终跟随着他。

夜风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顿,也不敢回头查看,只能够埋头苦笨,咬牙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也不再心疼自己的灵力消耗了,只恨不得能够尽快的摆脱了那个白衣男子!

暖暖清新小女生可爱风写真

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夜风心中不过是这个想法刚刚落下,便是感受到了一股逼人的气机从身后传来,已经能够隔着数十丈外看见白衣男子的身影了!

到了这个时候,夜风的心中再无丝毫的侥幸。他知晓,这个人,必然不是这个等级的护送任务能够请到的镖师,不仅仅是因为那个青年的等级还不足够,他们恐怕也不会有人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来请一个神级的修士仅仅是为了对付自己这么一个小辈,保护一个甚至于还未达到“筑基“之后的神境的青年!

尤其是这个神境强者还不是普通的神境强者的时候!

夜风此时心中不可谓是不恨的牙痒痒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感人的运气,居然能够引得一个实力也算得上是在神级当中的强者的修士来他她进行追杀,怕他也是近年来上古世纪独一份的了!

虽然此时心中是这么挖苦着自己,但是夜风的心情却是真的异常的糟糕,因为——此时那个白衣男子的身形已经与他相距不过数丈了!

但是似乎那个白衣男子并不急着攻击夜风,或者说是因为他原本既定的保护目标已经死亡了,他也没什么好出手的了,加之与夜风也没有什么仇怨,性格又是比较随便的,倒也不在意夜风在他的面前杀了自己要保护的目标,此时也没有什么出手的欲望。

反而是白衣男子饶有兴趣的声音在夜风的背后响起了,“小子,我对你有点兴趣,你刚刚躲过我攻击的那一招似乎有一点奇怪啊!我也不杀你,毕竟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只不过现在我对你很是感兴趣啊!尤其是,没了刚刚那一种诡异的而又层出不穷的手段,原来你也是拥有着这样可以爆发的速度啊……我好像更加有兴趣了。”

白衣男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却是让夜风禁不住黑了两。

“前辈,你我之间并无仇怨,唯一有的联系也已经死亡了,我想,前辈应该是没有必要一直紧追着在下不放的吧?再者,身为一个走在钢丝上,在刀口舔血的杀手,如果在下没有一点保命的手段,那才是奇怪的吧!莫非前辈就一定要对在下紧追不舍吗?”

夜风眼看着两人的速度又进了,到底还是会担心此人突然出手的,又是一个提速,简直就是恨不得压榨干净自己体内所剩余的所有灵力,配合白虎的全力输出,带着几个酷炫的漂移转弯,绕着弯儿再度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白衣男子眼中的兴味又浓厚了些,也是不紧不慢的提了点速度,保持着之前的距离吊在夜风的身后,接着开口。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跟着你的,不如你在给我展示一下方才的手段,让我看得真切一点,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就放过你如何?可是你的身上又似乎有着不少吸引人的东西啊……”

白衣男子说着,似乎有些苦恼起来。

眼看着体内的灵力已经快要不足以支撑了,但是身后的男子依然不紧不慢的跟随着自己,轻松写意的模样,夜风终于咬了咬牙,下了决定。

“好!前辈不就是想要看看在下的手段吗?满足前辈的兴趣又如何?!”

夜风猛地一个转弯,翻了个身,落在地上,又是因为惯性身体划出了不远后,大声的对着白衣男子喝道。

白衣男子也是紧接着停了下来,依然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妖孽般的俊美容颜上嘴角似笑非笑,勾人的桃花眼轻轻一眨,不断的放着电,简直堪称男女通杀。

夜风却是早就对如同这般妖孽的面容有了抵抗力,毕竟天天看着自己的样子,还能够在陶醉到什么地方去?但是男子那一股骚人的魅力却还是让他有一瞬间的恍然。

“哦~那不知你打算怎么为我演示啊?”

白衣男子也不知道夜风到底是想要拼命了,还是真的天真的以为自己会因为他的老实而放过他,此时只不过是挂着魅惑众生的笑容,尾音上挑的说道。

夜风一咬舌尖,轻微的痛意能够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不被迷惑。他的眼中尽是冷静,从鼻子中发出了一声轻哼。

“既然前辈是因此而紧追不舍的话,不奉献一点来满足一下前辈,倒是在下的不是了。”

夜风说着这样的话,但是看着白衣男子的眼中却是带着浓浓的警惕意味和若有若无的杀机。

白衣男子能够敏锐的感觉到夜风身上释放出来的敌意,对于他看似谦逊的回答更加的感到好笑。

人类啊,就是一种虚伪的动物呢~明明表面上恨不得将别人给杀了,却还是要一副语笑晏晏的模样去奉承别人~

“那我是不是应该要拭目以待了?”

白衣男子说着,却是往前迈开了一步,步伐不缓不慢,颇有几分轻描淡写的漫不经心,却是给予夜风极大的压力。

拼了!

夜风的眼睛骤然睁大,一直在暗暗运转沟通流到手中的血脉之力配合着所剩无几的全部灵力一同爆发开来!

“开!”

夜风舌灿莲花,骤然吐出一字,手中也是迅速的碰撞着结了一个印,在白衣男子瞬间警觉,发挥速度欺身上前之际,身形一阵扭曲模糊。

“砰!”

白衣男子的手掌拍在了夜风消失的虚空上,流转着还未散尽的符文被他的一掌拍碎开来,融入虚空中。

白衣男子的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看来即便是以他在随和的性子,眼睁睁的看着夜风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以他神级的修为,也是有些忍受不了的了!

“倒是好样的!空间之力!还能够开启以自身为轴的相当于空间传送阵的空间挪移?!如果不是真的天赋卓绝的话,想来是与夜家逃不得关系了!”

白衣男子倒是对于上古夜家并不是很敌视什么的,毕竟他们妖族曾经与上古夜家保持着良好的互通关系,彼此之间相互合作的机会更是不少,也有不少通婚的情况发生。

只不过这并不代表对于夜风用这样的手段离开,不会让他郁闷的吐血。

在男子一阵脸色阴晴不定间,夜风却是已经离开了密林,被自己还没有办法定位的空间挪移不知道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噗——”

一从虚空中出来,夜风就是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一手扶着旁边的东西,胸口的淤血不可抑制的喷吐而出,连身体都感觉有些发软了。

“下手真狠啊……还好我躲得快……”

夜风随意的用袖子擦去血迹,有些不以为然的味道,喃喃自语的说着。

随即,他却是有些脸色阴晴不定起来了。

此前他因为身上古界的气息还未散尽,可能会被别人联合推断出自己的实力,导致自己陷入危险之中,所以他才会特地避开这一段时间,甚至于连会突破导致动静颇大的神境都不怎么敢突破,在功法完全融合适应完毕后都只能够按捺着,等待古界的气息收敛起来。

可是没有想到,千防万防,总有一疏!

在这干最后一票的时候,居然碰上了那神境中的强横人物,导致自己使用了空间之力,相当于八九分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那么自己之前所做的还有什么意义呢?!

夜风有些恼怒,只能够深呼吸着一口一口气平息下自己的心情。

此时他体内的灵力也是耗尽了,白虎的灵力也是因为自己耗尽了,他们都需要时间恢复,否则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遇上什么。

毕竟这里此时虽然看似没有什么人烟,但是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人出现。再者,他等一下也是要离开的,如果碰上了什么不怀好意的人……

夜风面色苍白的背靠着石头坐下,手指微有些颤抖的拿出了一颗浑圆的白色灵丹回春丹,放入自己的空中,一股清凉的感觉散发开来……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夜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慢慢的好转,不再会过分的影响灵力的运转了。

他这次停止了治疗,转而拿出了一颗如同海洋的颜色一般蓝汪汪的珠子来,吸收起其中存储的灵力来。

虽然说在上品灵石中蕴含着的丰富灵力能够让他恢复的更快,但是那一种昂贵的高消费品他根本就没有几块。至于下品灵石和中品灵石对于他的作用也不大,毕竟这两种灵石能过吸收的灵力量不多,尽是因为里面的灵力是没有经过精炼的,还更为的粗糙有杂质。

而这一颗蓝汪汪的珠子则是一种用于存储灵力的媒介,在闲暇之时注入自己的灵力可以存储起来,然后在恢复的时候为了更快的吸收就能够派上用场了,毕竟也是与自己本源的灵力!

但是夜风向来都没有这一种习惯的,如果不是因为刚刚好在一次任务中劫到了这个价值不菲的东西,他怕是根本就不会有这个想法。后来在闲暇的时候倒是存储了点灵力进去,但是他根本就不敢注入太多,加之他的情况根本不能够容许,所以没有多大的功夫,珠子中的灵力便是吸收尽了。

夜风睁开眼睛看着手中已经恢复了透明的珠子,不由皱眉。

除了自己注入的灵力的量不是很多之外,这一种昂贵的消费品也分上中下等级的,自己手中的这颗其实是个次品吧?根本也没有办法存储太多的灵力。

感受到体内仅有十之二三的灵力含量,夜风反手收起了珠子,转而自己吸收起了天地中的天地灵力起来,层层炼化下来吸收……

他现在才知道后面拥有大家族大势力的底蕴支撑有多么的重要!这能够提供的资源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难怪散修出身的修士大多数都不能够成名,如果不是拥有着大机遇或是加入势力甚至无法修炼到更高境界!

想想那一些被看重的所谓天才,身上定然有着不少保命的东西,那么恢复灵力用的这一种珠子以及上品灵石必然也有着不少……

夜风想想就是心酸加肉疼。

之前如果是情况允许的话,他都会随便把人家的空间戒指,也就是家当一扫而空的。毕竟尝到了发死人财的好处,又怎么能够让身价一贫如洗的夜风放弃呢?

这一次的这个应该会是他下手的最富有的一个了,只不过……

该死的白衣人!坏了我的好事!

夜风有些恨的牙痒痒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白衣男子,他定然是会将那货的空间戒指拿到手的!

想到这个,夜风就是有些气馁,却又只能够认命般的苦哈哈的继续恢复自己的灵力。

三日后,七号神殿。

露出真容的夜风到了柜台前,向容婉兑换走了自己的奖励,顺便领取走了排行榜第一的福利。

在杀手界中,如果没有其本人的允许,或者是在外面遇上与自己一样的杀手揭穿了他的身份,即便是露出了真容,也没有人会知道你是谁,所以夜风没有穿那一副装扮,那才叫做暴露身份!

(PS:亲们么么哒!也要给作者自己一个么么哒!真是为自己的勤奋努力点赞!(づ ̄3 ̄)づ)(未完待续。)樱花app直播污

Tagged